>

女人不爽就该说几句脏话,女士慎入

- 编辑:王中王救世网 -

女人不爽就该说几句脏话,女士慎入

老于世故的人常常教导我们说:“听话要听音。”

从小我们就被警告——不许说脏话。但是,每当错过了飞机,丢了钱包,或者只是走路时不慎撞疼了大脚趾,那些粗俗又难听的脏话,还是会脱口而出。

的确,但凡人话,都有话外之音,言外之意。直白的话有音,委婉的话有音,央求人的话有音,警告人的话有音,勾引人的话也有音,骂人的话更有音。

作为语言中的另类,脏话一直无所不在。我们通过说脏话表达愤怒,宣泄情绪,抵抗伤害……同时强调自己的存在和力量。

那么,骂人的脏话、粗话有什么话外音呢?

说脏话是攻击愿望的满足

一般来说,粗话大多是粗人,在干粗活的时候,为了缓解压力、逗乐或发泄不满情绪而说出来的气话、难听话、俏皮话,内容多涉及男女脐下宝和两性情趣。

我们的社会越来越精英化,在穿着言行的各方面,人们都在尽量向精英靠近,似乎只有克制和优雅的人才值得信任。在追赶精英文化的过程中,精英们,或者说准精英以及势必成为精英的我们,作为人的本能一层又一层地被压制住了。

注意,这个定义的关键词是:粗人;干粗活的场合;不满情绪;男欢女爱。

这其中就包括了弗洛伊德所强调的攻击本能。从这个角度去理解,我们就容易明白——说脏话是在满足那些被压抑了的攻击愿望。对此,美国心理学家和脏话专家迪蒙瑟"杰这样解释:“咒骂是人类的原始本能,甚至是人类灵魂的止疼药,因为咒骂能让我们的脑子自由。

有人总结说,人是最大限度地寻找快乐,最大限度地避免痛苦的动物。然而,人生在世,朝朝劳苦,事事愁烦,劳心者操心,劳力者费力,没有一毫受用的好处,算来算去,只有男女交媾之情,能让人息息劳苦,解解愁烦。所以,人们在身心受苦的时候,首先想到的和最后忘掉的,都是重回真乐地,逍遥在房中。情动于中,而形于言,这便是脏话的源头,粗话的滥觞。

说脏话可以释放压抑

男人干粗活的时候多,所以,男人爱说脏话;

越压抑就越需要得到即刻的发泄。在我们所能采用的宣泄途径中,说脏话无疑是最容易实现、起作用最快速最直接的选择。要宣泄就要有出口,事实上,人们一直也在充分利用身上的出口表达攻击:瞪眼,通过眼睛流露出愤怒和怨恨;还有人喜欢用吐沫啐人,也是一样道理。

粗人干重活,干脏活的频率高,工作中碰伤元阳,撞破外肾的机会多,所以,粗人就成了粗话的专有人,发声筒。

“我承认我有时是故意在某些场合曝粗口”,身为老师的张曲娜这样描述自己:“而另外一些时候,我尽量克制也无法挡住那些从我口中冒出来的脏话。我在学生面前已经忍够了!有人认为我是装酷,事实是,某些时刻只有脏话才能让我感觉真实。”

由此可见,粗话的话外音,乃是说粗话的人的处境和状况的真实反映。身体累嘛,不舒服嘛;心里苦嘛,不高兴嘛,所以,不得不说粗话,以疏通血气。

女人比男人说脏话少吗?

说粗话,一开始并不代表身份,因为说粗话的粗人多了,说粗话久了,因而文明人和女人,就把说粗话的人定格为粗人,成了身份的象征。

没有任何实证支持,性别是决定说多少粗话的因素。美国语言学家托马斯"穆雷在记录下4000名男女学生的谈话后发现,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,带脏字的话从他们嘴里蹿出来的时间比例一样多。实际上,我们头脑中女性不说脏话的观念,只是来自那些穿梭在办公室,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形象。在一些边远农村,不少妇女可以扯着嗓门隔着一条马路相互对骂,其运用脏话的熟练程度常常让男人们瞠目结舌,甘拜下风。

口吐污秽,脏话连篇,与人的教养确实有很大的关系。教养好的人干粗重活的少,生活环境和工作环境相对舒服,由粗气和怨气带出口的粗话自然也少;而教养差的人,一般社会地位不高,脏累活干的多,粗贱人见的多,环境造就人,当然就没有好脾气、好声气、好语气。

而绝大多数现代女性在公开场合尽量控制自己的言行,主要是受到社会教化的影响。通常,社会大众对说脏话的男人更为宽容,认为他们不拘小节,甚至有男子气。而女性如果在公开场合说脏话,需承担的压力比男人则高得多,所以她们需要更大的勇气面对周围人的评价和眼光。

粗人,到底哪儿粗才算粗人?脖子粗?腰粗?小弟弟粗?不,是嘴大气粗。

这可能是因为,男性天然地在性活动中为主动的一方,性对于男人们来讲本身就具有攻击的色彩,因此,很多指向女性下体的脏话,从男人们的嘴巴里讲出来,攻击的意味更多、更浓烈。而女性由于在性活动中的接纳角色,性本身让女性联想到的攻击色彩就较男性为弱,所以一般意义上的脏话也相对较少地被女人们使用了。

图片 1

女明星也爱曝粗口

图片 2

李嘉欣

图片 3

这位被誉为最美丽的港姐,也不幸被某网友大翻旧账,一段长达49秒的粗口录音曝光网络。在这段录音中,李嘉欣对着电话那头的男子大曝粗口,语言极为低俗。其实李嘉欣曝粗不是新闻,曾有空姐在网上曝料,据说有一次搭飞机时,有个外国女人与李嘉欣吵起来,李小姐一点也不柔弱,即刻大声用流利的英文连珠炮曝粗,令整个头等舱为之侧目。

图片 4

谢娜

北美是当今世界基督教的大本营,而《圣经》是鼓励男人动手干体力活的。牛在场上踹谷的时候,你不能笼住它的口不让它吃东西。同样,男人在干粗重体力活时,你也不能不让他说粗话。所以,在北美的工作场合,粗话乃是第一大流行语。这一点,新移民和象牙塔里的语言专家,恐怕未必知道。

关于与刘烨800万元分手费的绯闻,谢娜在自己的博客中用文章《去它的800万》回应。从谢娜的言词中发现,她的情绪相当激动,文字中甚至用到了“去它的”、“老子”、“算个屁”等粗口。博文中写道:“或是算了算6年我应该拿这么多吧,怎么不早说呢,那会儿告诉我多好,这会儿看到这个数真的让我后悔怎么没想到,如果那会有800万老子绝对啥也不干,去花天酒地周游世界了,我没日没夜工作干嘛,有病吧。”

我在移民之初,有好事者拉我加入同乡会。没几天,我的邮箱里就满了各种各样的广告。于是,我就发公开信到那个同乡会网站:Don’t send f***ing ads to my privateemail box! 发完后,我碰巧有事就回国了。

关于脏话的有趣科研成果

半年后回来,我发现那个网站上,竟然挂满了声讨我的帖子。很多人指责我不该爆粗口,说我不文明,不阳刚,不性感,是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。

● 有效的攻击武器:俄罗斯的科学家们证实了脏话的攻击作用,他们用精选的脏话骂一杯水,然后用这些水浇灌大麦种子。结果种子的发芽率只有48%,而用泉水浇过的种子发芽率是93%。

我当时真想擂鼓升堂,把他们都提溜到大象的脚下,告诉他们这是北美,不是中国的大学课堂,f***ing不是脏话,是劳动人民的口头禅,是语气助词,强调我很愤怒,然后命令大象“噗嗤”一声踩过去,我好收获书生人肉干。

也许,正因为粗话源远而流长,根深而蒂固,直接涉及到人类的生门和死户,所以,它具有超强的生命力和寿命,传染性也远超梅毒和艾滋。

粗话不但由粗人草创,而且经过粗人的粗放式传播后,竟然无远弗届,无孔不入,以至男女老幼,士农工商,八丐九儒娼,有口皆能“爆”。

又因为粗话话粗理不糙,流气所及,连香闺秀塌也不能幸免。你看,林黛玉够嗲的吧?可她就说过“放屁”的大粗话呀。北美的大小妞儿,包括女星们,哪个不是F不离唇,K不离齿?以目前的男女平权、男女皆爆粗口之势推断,粗话的受害人早已不再是女人,粗话的受益人也早已不再是男人。

不过,有一点让我郁闷,即粗人、粗话多了,约“腚”而俗成,竟成了粗俗。

你比如说,现在人都把男性高大长称作“鸡X”,可没有人能说出这个通俗名称的来历。由于俗得过火,粗得太甚,结果把正字和正名都给活埋了。

其实,“鸡X”的正身,乃“几把”也。几:多次,好几次,三次以上之意;把:把持,把握,把酒,把盏之意,白话的意思就是拿着。

因为男人的中央领导,既是生殖器,也是尿便器,男人一天要方便好几次,必要站着掏出、端持、把握尿便器好几次,故而雅称“几把”。

足见,粗俗有多损,粗人粗话多能混淆视听。

恭祝各位节日快乐!别老跟鸡过不去!

2016.11.8

本文由饮食健康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女人不爽就该说几句脏话,女士慎入